logo
豫挂:
利建侯行师。
tuàn
《彖》曰:
豫,刚应而志行,顺以动,豫。豫,顺以动,故天地如之,而况建侯行师乎?天地以顺动,故日月不过,而四时不忒;圣人以顺动,则刑罚清而民服。豫之时义大矣哉!
《象》曰:
雷出地奋,豫。先王以作乐崇德,殷荐之上帝,以配祖考。
【译文】
《豫》挂:
象征欢乐:利于建立诸侯出征打仗。
《彖》说:
《豫》卦的象征是,君子得到小民的响应。心意得以推行,顺应规律办事,这就是《豫》卦。《豫》卦象征君子顺应规律办事所以天地会顺从君子,何况是“建侯行师”这种愿望呢!天地顺应规律运转,所以日月的更替没有过失,四季的循环不会出错。圣人顺应规律办事,于是刑罚清明,百姓服从。《豫》卦这种顺应规律办事的道理真是大啊!
《象》说:
雷出地动,这就是《豫》卦的象征。先王取法《豫》卦制作音乐,推崇道德,用丰盛的祭品祭献上帝和祖先。
【豫挂导读】
卦象:下坤上震,为雷声轰鸣、大地震动之象。卦德:下卦为坤为顺,上卦为震为动。
全卦揭示了如何对待逸豫的辩证思想。
初六
鸣豫,凶。
《象》曰:
初六鸣豫,志穷凶也。
【译文】
初六:
宣扬逸乐之风,凶。
象说:
初六沉迷于享乐,是心里没有一丝志向,所以凶险。
【解读】
小人在下,行为不端,却依靠关系而得到上层强有力者的支持,偶然得志而得意洋洋,自吹自擂,一付轻贱相,可见其器量狭小,不会有出息,还会有难以预测的凶险。与此相反的历史事件有:东晋宰相谢安以少胜多,打赢了著名的淝水之战。谢安正在下棋时得知淝水大捷,他脸上了无喜色,若无其事,仍然下棋。客人询问何事,他只轻描淡写地答道:“小孩子们已经破了秦军。”
六二
介于石,不终日,贞吉。
《象》曰:
不终日,贞吉;以中正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二:
正直如磐石,不整天享乐,坚守正道吉祥。
象说:
不混日子,坚守正道吉祥,是因为六二爻居中而得正位。
【解读】
六二能用道德约束自己,不过分追求享乐,坚定之心就像石头一样。又不为外物所吸引,能我行我素,对于安逸不动于心。这与器小志满的初六形成对比。就像文景之治时期的董仲舒,虽然身逢盛世,可是却不安于享乐。每日只读圣贤之书,最后终于成为学问的集大成者。
六三
盱[xū]豫,悔。迟有悔。
《象》曰:
盱豫有悔,位不当也。
【译文】
六三:
小人媚上以逸乐惑主,会有忧悔。悔恨太迟更要后悔。
象说:
小人媚上以逸乐惑主的忧悔,是因为六三爻阴居阳位的缘故。
【解读】
小人对上面的人献媚奉承,对下面的人不屑一顾。这种人是和平年代较容易出现的一种人。因为靠这种手段可以享受荣华富贵,而不像战争年代,敢打敢杀、心怀谋略才能有发展前途。这便是和平年代与战争年代所需人才的不同之处。但小人最终还是不会有好下场的。一旦事实澄清,就会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九四
由豫,大有得。勿疑。朋盍簪[hé zān]。
《象》曰:
由豫大有得,志大行也。
【译文】
九四:
喜乐自来,有大的收获。不必猜疑,像簪子聚拢头发一样将朋友们聚合在一起。
象说:
喜乐自来,有大的收获,是万众一心的结果。
【解读】
象征给人家带来安乐的人。九四是卦中唯一的阳爻,他可以得到众阴的应和。所以喜乐自来,会有大的收获。正由于九四给人们带来了安乐,他才可能有自己的安乐。尽管处于上下二体之间的“多惧之地”,也不必疑惧,因为人心已经归向于他,会像朋友一样紧密地聚集在他周围。
六五
贞疾,恒不死。
《象》曰:
六五贞疾,乘刚也。恒不死,中未亡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五:
正在患病,病期长但不会因此而死亡。
象说:
六五之所以会患病,是因为乘驾在刚爻九四之上的缘故。病期长但不会死亡,是因为六五身居中位,所以不会死亡。
【解读】
柔弱昏暗,依托于强臣,只图享乐,以至大权旁落于九四之手,处境十分糟糕。好像一个人疾病缠身,无法治愈,但经久不死,还可以在各种势力的平衡中维持自己的地位,但只是充当傀儡,苟延残喘。九四是一个男人,众阴是他的五个妻子,有一个妻子在家里处于领导地位,凌驾在丈夫之上,这个妻子便是六五,有权势的六五因吃醋而生心病了。这种醋劲也使她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。
上六
冥豫,成有渝,无咎。
《象》曰:
冥豫在上,何可长也?
【译文】
上六:
昏昧不明地沉迷于喜乐,养成的恶习有所改变,没有灾难。
象说:
一味沉迷享乐的人高居上位,又怎么会长久呢?
【解读】
处于豫卦之终,极端享乐、昏昏沉沉、迷迷糊涂,如同醉生梦死地一味狂欢,以至失去理智,要乐极生悲。可是能够及早地发现自己的过失,及早地改正,所以不会有大的过失。比如汉武帝一心想成仙,结识了不少方士。这些方士不但骗了他许多钱,还令他失去了儿子和妻子,到了晚年,汉武帝悔过了,于是改正错误。
Copyright ©2018 粤ICP备2024195076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