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贲挂:
亨。小利有攸往。
tuàn
《彖》曰:
贲,亨;柔来而文刚,故亨。分刚上而文柔,故小利有攸往。天文也;文明以止,人文也。观乎天文,以察时变;观乎人文,以化成天下。
《象》曰:
山下有火,贲;君子以明庶政,无敢折狱。
【译文】
《贲》挂:
象征文饰:亨通。前往有小利。
《彖》说:
《贲》卦是亨通的,臣子辅助君主,所以亨通。君臣各居其位,君主援助臣子,所以说“小利有攸往”。刚柔交错,就形成了自然景观;用文明约束人,就形成了人文。圣人观察自然景观,从中洞察时序的变迁,观察社会制度与教化,以此教化并成就天下之人。
《象》说:
山下有火,这就是《资》卦的象征。君子取法《责》卦,明察各种政务,不乱断官司。
【贲挂导读】
卦象:下离上良,为山下有火之象。卦德:下卦为离为明,上卦为良为止。
全卦讲文与质的辩证关系,主张文以质为本。
初九
贲其趾,舍车而徒。
《象》曰:
舍车而徒,义弗乘也。
【译文】
初九:
文饰脚趾,舍弃车子步行。
象说:
舍弃车子步行,是道义上不必乘车。
【解读】
处于贲的初始阶段,文饰程度最轻。把脚包扎一下,这是为徒步远行作准备最基本的文饰,表现出一种质朴之美。为什么徒步行走?因为初九是最下面的一爻,是个处于社会底层的寒士,却颇有些骨气,有人格的自尊,宁肯徒步,也不愿向人乞求,所以以布衣草鞋为最粗陋质朴的文饰。
六二
贲其须。
《象》曰:
贲其须,与上兴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二:
修饰胡须。
象说:
修饰胡须,是为了与上司(九三)一起兴起。
【解读】
文饰胡须,加以修剪、美化。古人对胡须的美化很重视,美化胡须的习俗很古老。三国时的关羽长须飘拂,有“美髯公”之称。胡须附着在脸面上才能装饰仪表。胡须与脸面的关系正如文与质的关系,胡须是一种文饰,脸面才是实质,文不能脱离质而独立存在。
九三
贲如濡如,永贞吉。
《象》曰:
永贞之吉,终莫之陵也。
【译文】
九三:
修饰得润泽的样子,永远守正道吉祥。
象说:
永远守正道的吉祥,是因为最终不会有人凌驾在他的上面。
【解读】
处在两个阴爻之间,同时受到两个柔爻的文饰,上下文饰,锦上添花,到处是赞美辞。不过,适当的文饰是必要的,过分了就会适得其反,这就成了“文胜灭质”。所以要头脑清醒,不要被假大空的浮华迷惑。文应该从属于质,为质服务。文饰过分是本末倒置。在任何时候也不要把文抬高到质之上。
六四
贲如皤[pó]如,白马翰如,匪寇婚媾。
《象》曰:
六四,当位疑也。匪寇婚媾,终无尤也。
【译文】
六四:
修辞得白皙纯净,骑在白色的马上飞跑,不是盗寇,是来求婚的。
象说:
六四得位而多疑。不是盗寇而是来求婚,最终不会有什么忧怨。
【解读】
九三已经出现文胜于质的倾向。六四则到了贲极返素的时候了,由文饰转为质朴,尚质而不尚文。由于是盛世,求婚时更加注重个人形象了。一般来说,每个时代都会出现新的风俗。古人求婚,最初是血腥的抢婚,接着是扮成鬼一样地去求婚,现在人们富裕了,开始了更健康的求婚方式。穿着干净漂亮的衣服,骑着干净漂亮的白马求婚。
六五
贲于丘园,束帛戋戋[jiān],吝,终吉。
《象》曰:
六五之吉,有喜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五:
修饰山丘园林,用了大量的布帛,有忧吝,最终吉祥。
象说:
六五爻的吉祥,是有喜庆的事情。
【解读】
以柔居尊位,象征仁厚之君。他并不兴建壮丽的宫殿,只修饰一下山丘中的庭园,没有国君的排场和气派,但是这种崇尚简朴无华的清廉举措,对政风的影响巨大。传说上古时代的贤君尧舜都提倡俭朴,带头住在茅屋里,墙上连白灰也不涂,与百姓同甘共苦,有一种朴素的特殊魅力。
上九
白贲,无咎。
《象》曰:
白贲无咎,上得志也。
【译文】
上九:
以白色来装饰,不会有灾难。
象说:
用白色来装饰,不会有灾难,说明上九具有朴素的心志。
【解读】
一般来讲,事物发展到极至便不好了。但装饰则不然,它的极至是回到朴素简单的状态,由追求文饰转为崇实尚质,这也是最高的境界。这是自然的美、朴素的美、本色的美。如同清水出芙蓉,加以文饰反而是亵渎。比如八十年代以前人们统一穿蓝、绿、红色衣服。生活水平提高后开始穿奇装异服。但今天主领服装市场的还是朴素的单色服装。而白色服装一直是高贵的标志,从几千年前至今天没有改变过。蓝色服装一直是销量最大的服装。
Copyright ©2018 粤ICP备2024195076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