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坎挂:
有孚维心,亨。行有尚。
kǎn
tuàn
《彖》曰:
习坎,重险也。水流而不盈,行险而不失其信。维心亨,乃以刚中也。行有尚,往有功也。天险不可升也,地险山川丘陵也,王公设险以守其国,坎之时用大矣哉!
《象》曰:
水洊至,习坎;君子以常德行,习教事。
【译文】
《坎》挂:
象征坎险重重:用诚信维系人心,亨通,努力前行必得成功。
《彖》说:
习坎,指双重坑险,水流进坑中都不能满坑。君子遇险却不失诚信,顺利地维系众人的心,这是因为他刚健中正。“行有尚”,这是说前往有收获。天险,是指天高不可攀;地险,是指地面山川丘陵密布。但王公却能设置险障来守卫他的国家。这种“险”能因时而用的道理真是大啊!
《象》说:
水不断涌至,两坎相重,这就是《坎》卦的象征,君子取法《坎》卦崇尚德行,熟习政教。
【坎挂导读】
卦象:下坎上坎,为两水连至之象。卦德:下卦为坎为险,上卦为坎为险。
全卦讲明了身陷于险,处险、脱险的事理。
初六
习坎,入于坎窞[dàn],凶。
《象》曰:
习坎入坎,失道凶也。
【译文】
初六:
重重险阻,陷入危险的深渊,凶。
象说:
身陷重重险阻中,是迷失道路的凶险。
【解读】
初六是从临卦的五位推移到初位,成为坎的最下一爻。自己走错路,掉到坎下之坎。落入坎中就不易出来,再落坎下之坎,陷得太深了,无法出来,故凶。陷入困境,是因为没有固守正行,加上自身的性格软弱和能力不足,没有外人帮助,遭致凶境也就是必然的了。
九二
坎有险,求小得。
《象》曰:
求小得,未出中也。
【译文】
九二:
坎中有险,小的要求会得到满足。
象说:
小的要求会得到满足,是还没有从险中走出来。
【解读】
求取小有所得,是还未从中走出。九二也在下坎之中,在中位,行为不失中,又有初六比邻,故有得。但仍未离开坎中,故有险;上下有两个柔爻相辅,所以有所得。虽然获得了一些小的成功,但是仍然处于险境之中,这点小问题的解决并不能改变大趋势。此时尚未脱离危险。
六三
来之坎坎,险且枕,入于坎窞,勿用。
《象》曰:
来之坎坎,终无功也。
【译文】
六三:
来去都是险阻,险境很深,小心落入危险的深渊,不要有所行动。
象说:
来去都是险,最终不会有成功。
【解读】
进入坎陷之中,满地都是险,进入坎陷丛里去了,拔不出腿来,不会成功。这一爻与上六爻相互呼应,表明这时处在危险的最底端,难以获得安全的保证,只有暗自等待,万不可轻率行事。这个时候向前进发和向后退却都会招致祸患,不如苟且自守,如果急于获得安宁,反而会带来更大的危机,不利于走出险境。
六四
樽酒簋贰[zūn jiǔ guǐ èr],用缶[fǒu],纳约自牖[yǒu],终无咎。
《象》曰:
樽酒簋贰,刚柔际也。
【译文】
六四:
一樽酒,两盘供品,用瓦缶装着酒与供品,安置在窗户边,最终不会有灾难。
象说:
一樽酒,两盘供品,说明六四爻与九五爻阴阳相交。
【解读】
在艰难的境况中能诚信交往,刚柔并用,就可以避开灾难。好比舜治理天下的时候,水灾泛滥,而大禹则主动向帝尧提出要担任治水的重担。他不负众望,呕心沥血十三载,三过家门而不入,最后终于成功地制伏了水患。而舜因此把天子的位子禅让给大禹。可见,心怀诚信会得到好处。
九五
坎不盈,只既平,无咎。
《象》曰:
坎不盈,中未大也。
【译文】
九五:
水流动而不满盈,仅与河床水平。没有灾难。
象说:
水流动而不满盈,是九五居中还没有发展壮大。
【解读】
土坑中的水还没有溢出来,但是已经与地面平齐了,表明灾害还没有降临。很多灾难是由于骄傲造成的。据史料记载,在太戊执政之前,商王朝出现了衰落的局面,内忧外患不断,天灾人祸频频,一些诸侯国趁机进行叛乱,以摆脱商朝的控制。太戊执政后任用贤臣,励精图治,使商朝呈现“中兴”的大好形势。
上六
系用徽纆[huī mò],置于丛棘,三岁不得,凶。
《象》曰:
上六失道,凶三岁也。
【译文】
上六:
用绳子捆住,放到丛棘中,三年不能够解脱,凶险。
象说:
上六迷失道路,会有三年的凶险。
【解读】
古代监狱的围墙上为了防止犯人逃跑,往往放着一些有刺的荆棘,所以此处的“丛棘”也代指监狱。“三岁不得”按现在的话来说便是给判了三年徒刑。上六为什么会犯罪呢?象辞的解释是“上六失道”。也就是说,水本该向下流,可是上六却居于坎卦的最上面,所以违背了水的运行之道而导致凶险。
Copyright ©2018 粤ICP备2024195076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