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离挂:
利贞。亨。畜牝牛吉。
tuàn
《彖》曰:
离,丽也;日月丽乎天,百谷草木丽乎土,重明以丽乎正,乃化成天下。柔丽乎中正,故亨;是以畜牝牛吉也。
《象》曰:
明两作离,大人以继明照于四方。
【译文】
《离》挂:
象征附丽:守贞正之道有利,亨通,蓄养母牛可获吉祥。
《彖》说:
离,指附丽。日月附丽在天上,百谷草木附丽在地上。君子不息的明察力附丽在正道上,于是促成天下;柔顺附丽在中正上,所以亨通,所以能够“畜牡牛吉”。
《象》说:
太阳重复升起,这就是《离》卦的象征。大人取法《离》卦,用不息的明察力洞悉四方。
【离挂导读】
卦象:下离上离,为重火两明之象。卦德:下卦为离为明,上卦为离为明。
全卦阐明了人生的辉煌及有所附丽才能发展的道理。
初九
履错然,敬之无咎。
《象》曰:
履错之敬, 以辟咎也。
【译文】
初九:
做事井然有序,错落有致,恭敬行事不会有灾难。
象说:
做事井然有序,恭敬谨慎,是为了躲避灾难。
【解读】
刚上场就乱了步伐,处离之始,以刚居刚,处于刚刚依附于人之时就躁动冒进。这时还没有得到对方的信任,也不知应该如何做事,行为举止必然有不得当处,难免乱了章法。依附之事贵柔,初九以阳刚的姿态出场就错了。幸亏初九居下,有谦虚恭敬的优点,这才没有继续闯祸,挽回了不良影响。
六二
黄离,元吉。
《象》曰:
黄离元吉,得中道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二:
六二爻黄中文明,大吉祥。
象说:
“黄离元吉”,是因为六二爻居中位符合中庸之道。
【解读】
黄在五色里为中之色,象征中道。六二以柔爻居阴位得正,又居于下体之中。能以柔顺中正之道依附于人,是吉祥的。当依附之时,初九过刚当然不可取,六二能柔并不难做到,难在一面柔顺依人,一面又不失其中正。这就是外圆内方的人格,在依附于人的同时,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。对利和义的追求很难平衡。
九三
日昃[zè]之离,不鼓缶[fǒu]而歌,则大耋[dié]之嗟[jiē],凶。
《象》曰:
日昃之离,何可久也。
【译文】
九三:
太阳西斜后,听不到人们敲打着瓦盆唱歌,而是听到老人们的哀叹声,凶险。
象说:
太阳已西斜,光明不会太迟久的。
【解读】
太阳已经西斜了,仍然恋恋不舍地依附在天上。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九三处于下离之终,光明已接近终点。日薄西山,精力俱衰,如不及时退休,等到年岁更加老迈时就该后悔了。唱歌行乐,以娱晚年,这是老人的最佳选择。如果仍然恋栈不舍,难免被视为老朽昏庸,自取其辱是必然的。
九四
突如其来如,焚如,死如,弃如。
《象》曰:
突如其来如,无所容也。
【译文】
九四:
灾难突然而来,焚烧房屋,人死,丢弃亲人的尸体逃命。
象说:
突然来到的灾难,是无法逃避的。
【解读】
处于多惧之地,急欲向上逼近六五,有强宾逼主之势。名为依附,实为逼迫,会引起六五的戒备。六五拒绝、抵制九四。比如刘备势单力薄时曾多次依附于人,曹操,袁绍,刘表,处处谦顺任劳,韬晦自抑。等待时机,缓图进取,并不操之过急,更不采取“突如其来如”的强宾夺主的形式,在辗转寄人篱下的过程中,不仅保存了自己,还积蓄了力量。而吕布与刘备相反,先后依附过丁原、董卓、袁术、刘备、曹操,但处处以强宾夺主,咄咄逼人,终于被杀。
六五
出涕沱[tuó]若,戚嗟若,吉。
《象》曰:
六五之吉,离王公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五:
泪水、鼻涕如大雨一样,悲伤哀叹,吉祥。
象说:
六五的吉祥,是因为其处于王公的位置。
【解读】
六五是一位心怀仁慈的君王,面对这种不孝的社会习俗,他感到很伤心,所以痛哭流涕,愁眉不展地连连哀叹,他在为这种时代悲哀。正是他心怀仁慈与悲哀,给他带来了吉祥。因为他会得到更多人的共鸣,会得到更多人的拥护,三国中刘备的哭就是这样。
上九
王用出征,有嘉折首,获其匪丑,无咎。
《象》曰:
王用出征,以正邦也。
【译文】
上九:
君王带兵出征,战绩很好。斩了敌人首领,俘虏了二头目,没有灾难。
象说:
君王带兵出征,是为了安邦定国。
【解读】
众人皆来依附,这时仍有少数顽固分子要讨伐问罪。但是六五柔弱,无力征讨。六五任用具有刚健之才的上九为将,去征伐尚未依附的异己力量。诛杀首恶,其余没有归附的民众俘虏过来就行。武力征伐和分化争取相结合,实现了百姓的依附。
Copyright ©2018 粤ICP备2024195076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