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夬挂:
扬于王庭,孚号。有厉,告自邑。不利即戎,利有攸往。
guài
tuàn
《彖》曰:
夬,决也,刚决柔也。健而说,决而和,扬于王庭,柔乘五刚也。孚号有厉,其危乃光也。告自邑,不利即戎,所尚乃穷也。利有攸往,刚长乃终也。
《象》曰:
泽上于天,夬;君子以施禄及下,居德则忌。
【译文】
《夬》挂:
象征果决:在王庭上宣布奸人的罪恶,诚恳地号令众人戒备,颁政令于城邑,不利于用武,准备好了前往有利。
《彖》说:
夬,指决断。阳刚君子果决绝裁阴柔小人,君子刚健和悦,行事果断,坚定而又温和有度。“扬于王庭”,是说小人凌驾君子;“心怀诚恳地号召众人戒备危险”,是因为只有长存戒备之心方能转危为安;“颁告政令于城邑,不利于武力制裁”,这是说好战是行不通的;“利有攸往”,这是因为阳刚君子势力增长,小人阴柔势力到头了。
《象》说:
泽在天上,这就是《夬》卦的象征。君子取法《夬》卦,把福禄施给百姓,避免以功德自傲。
【夬挂导读】
卦象:下乾上兑,为水气上天降为雨之象。卦德:下卦为乾为健,上卦为兑为悦。
全卦揭示了要果断地泽润于下,果断地决去小人的道理。
初九
壮于前趾,往不胜为吝。
《象》曰:
不胜而往,咎也。
【译文】
初九:
前脚趾健壮,前往不能胜任而造成灾难。
象说:
不能胜任而前往,自找灾难啊。
【解读】
初九代表阳气渐生,相对于人体来说就好比脚趾,相对于人的能力来说表示能力较弱,所以前往会有不能胜任之忧。这就好比一个还在学校学习的大学生,品学兼优,但是凭这些就想承担某个企业的主要领导职位,显然是能力还有些欠缺。
九二
惕号,莫夜有戎,勿恤。
《象》曰:
有戎勿恤,得中道也。
【译文】
九二:
受惊感叫,在夜里有兵戎经过,不用忧虑。
象说:
夜里有兵戎经过,九二处于中正之道,所以不必忧虑。
【解读】
如果说初九是一个毛手毛脚的小伙子,九二则老成多了,他不仅自己时刻警惕,还发出呼号,使众人戒备,这就使大家在日常生活中处于高度警戒的状态。奸佞小人虽有诡计,甚至夜间举兵来袭,也不足忧虑。九二有备无患,是六爻中最好的一爻。不过从辞来看,九二还是因为兵的经过而受到了惊吓。 九三:壮于頄,有凶。君子夬夬,独行遇雨,若濡有愠,无咎。
九三
壮于頄[qiú],有凶。君子夬夬,独行遇雨,若濡有愠,无咎。
《象》曰:
君子夬夬,终无咎也。
【译文】
九三:
颧骨壮健,会出现凶祸。君子果敢决断而独自前行,遇雨打湿衣服,有怨气,但没有灾难。
象说:
君子走得很急,最终没有灾害。
【解读】
以刚居刚,有刚亢外露、嫉恶如仇的性格。恰巧又与上六这个阴柔小人相应,以九三这种性格遇到上六必然是怒火中烧,将其为国除恶的豪壮之情表现在脸上,似乎要大动干戈,急欲除之。这样做必有凶险。九三把对奸臣深恶痛绝的义愤表现在脸上,给对方以警觉,会招来杀身之祸。九三处位独特,够倒霉的,左也不是,右也不是。
九四
臀无肤,其行次且。牵羊悔亡,闻言不信。
《象》曰:
其行次且,位不当也。闻言不信,聪不明也。
【译文】
九四:
臀部受伤,行走艰难。牵着羊没有悔恨,不听别人的话。
象说:
行走艰难,是九四的位置不当;不听别人的话是不聪明。
【解读】
九四刚健不足而和悦有余,性格怯懦,没有勇气去果决除奸。这种犹豫的情形如同臀部受伤失去皮肤,既坐不下,又行走艰难。好比有一个人从悬崖上摔了下来,在下落的过程中他抓住了一棵灌木。此时山上的人没办法救他,因为他离上面太远。可是他这样一直抓着灌木也没法求生,这时山上有一位僧人大声对他说:“放开手!”此时这个人怎么会听信这句话呢?
九五
苋[xiàn]陆夬夬,中行无咎。
《象》曰:
中行无咎,中未光也。
【译文】
九五:
水中的苋陆脱离土地浮在水面上,以中正之道行事没有灾难。
象说:
中正之道行事没有灾难,是因为九五居中但却还未光大。
【解读】
九五紧临上六,并且与上六相合,但是从大的局势来说,他必须顺从众阳的意愿,将上六驱除掉。可是这不是他自己的心意,所以他只能保持适中的原则,一切顺从时势的安排了。九五就好比开元盛世中的李隆基,当安禄山造反后,朝中的众军士要求斩杀杨玉环时,身为国君的李隆基也救不了自己的爱妃。
上六
无号,终有凶。
《象》曰:
无号之凶,终不可长也。
【译文】
上六:
不用痛哭喊叫,最终有凶险。
象说:
不用痛哭的凶险,是因为弱阴终究不会长久。
【解读】
奸臣居高位作恶,得势一时,气焰嚣张。但放肆之极必遭制裁。大势已去,上六的灭亡已不可避免。上六自知小命难保而号啕痛哭。哭也不能挽回败局。众阳的势力太强大了,上六无法与之抗衡。夬卦突出的思想是除奸要果决,但又强调斗争要讲究策略,这对后世人们对付奸佞小人提供了宝贵的经验。
Copyright ©2018 粤ICP备2024195076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