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震挂:
亨。震来虩虩,笑言哑哑,震惊百里,不丧匕鬯。
zhèn
tuàn
《彖》曰:
震,亨。震来虩虩(xìxì),恐致福也。笑言哑哑,后有则也。震惊百里,惊远而惧迩也。出可以守宗庙社稷,以为祭主也。
《象》曰:
洊雷,震;君子以恐惧修身。
【译文】
《震》挂:
象征震动、亨通,雷声震动,人们起先惶恐畏惧,后来笑语阵阵;雷声震惊百里,祭师却没有抖落羹匙里的一滴酒。
《彖》说:
《震》卦说“亨,震来虩虩”,是说祭师克服惊吓,就能带来福运;“笑言哑哑”是说惊吓过后,祭祀就恢复秩序了。“震惊百里”,是说远近的人都吓坏了。那种能够做到“不丧匕鬯”的人,出去可以守护宗庙国家,担任祭主。
《象》说:
持续地打雷,这就是《震》卦的象征。君子取法《震》卦心怀戒惧,修身自省。
【震挂导读】
卦象:下震上震,为雷霆震动之象。卦德:下卦为震为动,上卦为震为动。
全卦喻示人惶恐惕慎以免祸灾的道理。
初九
震来虩虩,后笑言哑哑,吉。
《象》曰:
震来虩虩,恐致福也。笑言哑哑,后有则也。
【译文】
初九:
雷声响起人们感到不安,雷声过后人们笑语声声,吉祥。
象说:
雷声响起人们感到不安,是因为恐惧可招致福佑。笑语声声,说明人们已经懂得了天地的规则。
【解读】
震雷打来时万民惶恐惊惧,若镇定能导致福泽。临震而能镇定自若,谈笑自如,说明初九在恐惧戒慎之后,行为就能遵循法则而不失常态。有两种人:一种是平日松懈,没有恐惧,当震雷炸响时却恐惧不已;一种是平日不敢自宁,谨慎戒惧,当震雷炸响时反倒镇定自若。初九说的是第一种人,希望这种人由于对震雷的恐惧而能修己省过,从此不敢自宁。
六二
震来厉,亿丧贝,跻于九陵,勿逐,七日得。
《象》曰:
震来厉,乘刚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二:
惊雷袭来有危险,人们丢弃家财,跑到山陵上,不要追赶,七天后会失而复得。
象说:
惊雷袭来有危险,是因为六二凌驾于初九刚爻之上。
【解读】
六二紧临震动的中心,受到震动最严重。六二虽然有中正之德,但非常害怕,逃跑中丢了不少财物。但震动不是针对他而来的,所以震动过后他还会拥有自己的地位与财物。这就好比一场奴隶暴动。奴隶不堪忍受残酷的压迫,结果造反了。在这场运动中,六二很害怕,躲了起来。可是他平时有中正之德,善待奴隶,所以他不会有灾难。
六三
震苏苏,震行无眚。
《象》曰:
震苏苏,位不当也。
【译文】
六三:
震动使人恐惧不安,行动没有灾难。
象说:
震动使人恐惧不安,是由于六三的位置不适当。
【解读】
六三远离震动的中心,他是一位有过失的人。这场运动虽然离他的居所较远,却使他很害怕。可正是由于因惧怕使他得以自省改过,所以不会有灾难。
九四
震遂泥。
《象》曰:
震遂泥,未光也。
【译文】
九四:
惊雷坠入淤泥里。
象说:
惊雷坠入淤泥里,是因为还没有光大。
【解读】
九四有雷入泥中的形象。九四的引申义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释。一是九四为国家重臣之位,所以在严打运动中尽管他受到了牵连,但是由于他位高权重,又与六五君王相合,所以法律无法制裁他。另一方面是,九四想以严法治国,可是他宣扬的法律威胁到了九五的君王,所以这种法无法实施,就像雷入泥潭一样。
六五
震往来厉,亿无丧,有事。
《象》曰:
震往来厉,危行也。其事在中,大无丧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五:
在震动中来回奔跑有危险,多亏没有大的损失,只是有些困扰。
象说:
在震动中来回奔跑有危险,因为这是危险的举动。虽然有困扰但由于六五居中,所以没有大的损失。
【解读】
六五身为君位,可是初六的震动也使他产生了惊惧,并且来自九四的震动虽然没有大的发作,却也是隐藏的一种危机。虽然这两方面的震动对君王威胁不大,可是六五阴柔力弱,所以他四处躲闪,害怕给自己造成伤害。如果国君内心摇摆不定,那么对国家及国君本身是有危险的。
上六
震索索,视矍矍[jué],征凶。震不于其躬,于其邻,无咎。婚媾有言。
《象》曰:
震索索,未得中也。虽凶无咎,畏邻戒也。
【译文】
上六:
雷声使人们索索发抖,六神无主,征讨凶险。由于震不在自身,而在邻人,所以没有灾难。婚配会有怪责之言。
象说:
雷声使人们瑟瑟发抖,是因为上六没有居中。虽然凶险但没有灾难,是从邻居的惊险中感到惊惧而有所戒备。
【解读】
九四的雷声没有响起来,初九的雷震到了上六已经力量很弱了,所以上六没有受到大的震动。可是上六阴柔无力,处于老弱状态,所以这一丝震动也让上六非常惊慌,六神无主。这么虚弱胆小的上六自然不适合带兵征讨别人了,由于运动的本身不是针对上六而来的,所以上六不会有灾难,只是他的配偶会责怪他胆小。
Copyright ©2018 粤ICP备2024195076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