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艮挂:
艮其背,不获其身,行其庭,不见其人,无咎。
gèn
tuàn
《彖》曰:
艮,止也。 时止则止,时行则行,动静不失其时,其道光明。艮其止,止其所也。上下敌应,不相与也。是以不获其身,行其庭不见其人,无咎也。
《象》曰:
兼山,艮;君子以思不出其位。
【译文】
《艮》挂:
象征当止则止:止于背后,不让私欲占据身体而妄行,好似在庭院里自如地行走四顾无人一般。必无咎害。
《彖》说:
艮,抑止之意。当止则止,当行则行,行止动静都能适时,就会前途光明。艮卦的抑止,是要止于当止之处。卦中各爻都上下同性相敌对而不应合,所以卦辞说“不随身体本能之欲妄行,在庭院中自如地行走,如同没有人一般,没有咎害”啊!
《象》说:
两山重叠,这就是《艮》卦的卦象。君子取法《艮》卦,谋事不超出本分。
【艮挂导读】
卦象:下艮上艮,为两山重叠之象。卦德:下卦为为止,上卦为艮为止。
全卦喻示了“止”义的精髓:抑邪恶、守本分、止于正道。
初六
艮其趾,无咎,利永贞。
《象》曰:
艮其趾, 未失正也。
【译文】
初六:
脚趾停止运动,没有灾难,利于永远守正道。
象说:
脚趾停止运动,是没有失去正道。
【解读】
止于其趾。脚趾处人体之下,人要行动则趾先动,而初六在尚未开始行动时就予以抑止,知不可为,则开始就不为之。止有两种情况:止于行和止于止。应当做的事开始就要坚决去做,不应当做的事开始就坚决不去做。这样才不会招致咎害。抑止不正当的行为一定要早,力争抑止于尚未萌发之时,一旦行为产生再去制止,会事倍功半。
六二
艮其腓[féi],不拯其随,其心不快。
《象》曰:
不拯其随,未退听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二:
抑制小腿,不能快步跟随别人,心中不高兴。
象说:
不能快步跟随别人,也没有听从后退停止的命令(所以不高兴)。
【解读】
六二的品德使他在危险中能够自我约束,所以不会有大的灾难。只是由于必须对自己严格约束才能脱离危险,所以自己的内心会感到有些压抑。比如文革中被关进牛棚的老一辈革命家就处于六二这种困境中。不能多说,只能违心而说,坚持正义就会带来灾难。所以“其心不快”。
九三
艮其限,列其夤[yín],厉薰心。
《象》曰:
艮其限,危薰心也。
【译文】
九三:
止住腰部,撕裂脊背,危险如烈火烧心。
象说:
止住腰部,其危险如烈火烧心一样。
【解读】
抑止要合乎时宜,不可随便抑止,否则止于君臣则君臣失调,止于家庭则妻离子散,止于朋友则朋友失义。九三的静止不是自觉的静止,而是被困的静止。九三有动的形象。困于危险中而运动,肯定不会有好的结果。比如在文革中,有些人被关在牛棚里还是想要为自己讨个公道,想要伸张正义,结果使自己受到了更大的灾难。
六四
艮其身,无咎。
《象》曰:
艮其身,止诸躬也。
【译文】
六四:
止住上身,没有灾难。
象说:
止住上身,便止住了全身。
【解读】
六四发现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,便开始严格要求自己,不乱说不乱动,又具有柔顺之德,所以不会有灾难。六四可以受到九三的帮助而免于灾难。并且他也能从九三身上吸取教训,从而严格约束自己,所以他的格外谨慎使他“无咎”。
六五
艮其辅,言有序,悔亡。
《象》曰:
艮其辅,以中正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五:
止住牙床,说话有次序,没有悔恨。
象说:
止住牙床,是因为六五能居中守正。
【解读】
六五是一卦中最重要的位置,所以也把人最应该静止的部位放在了这里。人最应该静止的部位便是嘴。“病从口入,祸从口出”,信口胡说,会给自己带来灾难。贤明的君王一般是不会提拔伶牙俐齿的人为重臣的。汉朝大臣张释说:“有道德和真才实学的人不会夸夸其谈。越是有德的人,越是器宇深沉,言语简当。”
上九
敦艮,吉。
《象》曰:
敦艮之吉,以厚终也。
【译文】
上九:
敦厚而懂得适可而止,吉祥。
象说:
敦厚而懂得适可而止的吉祥,是因为以敦厚而得善终。
【解读】
“大智若愚”是智的最高境界。上九便是这种境界。以敦厚的态度停止,这是表面上最大的停止。这种停止不是什么都不做,而是类似于老庄的清静无为。这就是无为而无不为,表面上没有做什么,但实际上已经成就了一切。
Copyright ©2018 粤ICP备2024195076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