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涣挂:
亨。王假有庙。利涉大川,利贞。
huàn
tuàn
《彖》曰:
涣,亨。刚来而不穷,柔得位乎外而上同。王假有庙,王乃在中也。利涉大川,乘木有功也。
《象》曰:
风行水上,涣;先王以享于帝立庙。
【译文】
《涣》挂:
象征涣散:亨通,君主亲临宗庙祭祀以诚聚民心; 渡大河有利,守持正道有利。
《彖》说:
《涣》卦是亨通的,是说阳刚者前来处于阴柔之中而不困穷,阴柔者获正位于外而与上面的阳刚同德。“王假有庙”,是君主中正的表现;“利涉大川”,是说乘木船过河会成功。
《象》说:
风吹在水上,这就是《涣》卦的象征。先王取法《涣》卦祭祀上帝,设立宗庙。
【涣挂导读】
卦象:下坎上巽。为风行水上,推波助澜,四方流溢之象。卦德:下卦为坎为险,上卦为巽为人。
全卦揭示了克服弊端,扭转涣散之势,转危为安的道理。
初六
用拯马壮吉。
《象》曰:
初六之吉,顺也。
【译文】
初六:
用来拯救的马匹强壮,吉祥。
象说:
初六的吉祥,是因为具有柔顺的美德。
【解读】
涣散刚刚开始,拯救起来还比较容易。初六处于迁移的初级阶段,人们走得累了,可以骑着马继续前进,寻找着自己的乐土。这是交通工具给人类的迁移带来的吉祥。如果没有先进的交通工具,人类靠两只脚是无法走到世界各地的。因为有大山与海河阻挡着。
九二
涣奔其机,悔亡。
《象》曰:
涣奔其机,得愿也。
【译文】
九二:
水波冲到岸边的台阶上,没有悔恨。
象说:
水波冲到岸边的台阶上,是九二与初六达成了相合的心愿。
【解读】
涣散之时奔向可供凭依的几案,说明九二得遂阴阳相聚的愿望。九二处在涣散之时,凭着自己如壮马般的才力,不去拯救涣散。与其救而无功,不如急速离开危境到安稳的地方去。哪里是安稳之地呢?九二把初六看做可以安居之地。九二处涣散之时而急就于初六,得以实现阴阳相聚的愿望。
六三
涣其躬,无悔。
《象》曰:
涣其躬,志在外也。
【译文】
六三:
水波冲击着身体,没有悔恨。
象说:
水波冲击着身体,说明六三爻的志向是向外发展。
【解读】
水冲击着身体,这个身体应当是舟的体表,人们乘舟远行了。波涛拍打着船舷。人们在茫茫的水面上航行,这水有可能是海水,也有可能是湖水,也有可能是河水,总之,他们在朝一个陌生的国度前进。这不应当悔恨。尽管前面的乐土也许是别人的领地,那么继续向别的地方行进,寻找自己的乐土。
六四
涣其群,元吉;涣有丘,匪夷所思。
《象》曰:
涣其群,元吉,光大也。
【译文】
六四:
水波冲击着人群,大吉祥。水中的人群聚为山丘,不是常人能够想到的。
象说:
水波冲击着人群,大吉祥,是团结的力量得到了发扬光大。
【解读】
六四作为一个公正无私的大臣,不仅能够解散自己的朋党,使国家大吉,而且还能解除各种有碍统一的小群割据势力,涣散小群而重新聚合如山丘般的国家。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,这不仅要求六四自身素质要好,能大公无私,还要有政治抱负、政治远见。
九五
涣汗其大号,涣王居,无咎。
《象》曰:
王居无咎,正位也。
【译文】
九五:
浩瀚无边的大水袭来,人们大声呼喊,水流到了王宫附近,没有灾难。
象说:
王宫没有灾难,是因为九五居中而得位。
【解读】
当身体郁结风寒时,若能发一场大汗,病就好了。国家、社会也是如此,积弊久了,会出现各种问题,这时也需要“发汗”,将长期淤积壅滞的各种弊端一扫而尽。所以用“发汗”来比喻君王号令很恰当。六四只是执行号令的大臣。当机立断发布号令的是九五。有这样一位具有远见卓识的领导者坐阵指挥,又有六四这样无私干练的大将来贯彻执行,定可拯涣成功。
上九
涣其血去逖出,无咎。
《象》曰:
涣其血,远害也。
【译文】
上九:
流血后,远离伤害,没有灾难。
象说:
流血后,就应当吸取血的教训远离伤害。
【解读】
经过各爻的努力,大乱达到了大治,大散达到了大聚,终于达到了治涣的目的。故上九能远离伤害。涣散瓦解了旧观念、旧制度,同时也就孕育了新观点、新制度。拯治涣散的最好办法莫过于使用涣散的手段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散尽朋党,解除割据,国家自然由散而聚。
Copyright ©2018 粤ICP备2024195076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