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既济挂:
亨小,利贞。初吉终乱。
jì jì
既济
tuàn
《彖》曰:
既济,亨,小者亨也。利贞,刚柔正而位当也。初吉,柔得中也。终止则乱,其道穷也。
《象》曰:
水在火上,既济;君子以思患而预防之。
【译文】
《既济》挂:
象征事已成:连柔小者也都得能到亨通,守持贞正有利,否则起初吉祥,终成祸乱。
《彖》说:
事已成,亨通,此时柔小者都可亨通。秉守正道是有利的,因为阳刚和阴柔都地位得当。“初吉”,是因为柔顺者居中得位;柔顺者居中得位,事之最终将有危乱,是因为事成之道将近困穷了。
《象》说:
水在火上,这就是《既济》卦的象征。君子取法《既济》卦,忧虑祸患并预防它。
【既济挂导读】
卦象:下离上坎,为水在火上之象。卦德:下卦为离为明,上卦为坎为险。
全卦揭示了万物终而未终,万事了而未了的规律,警示人们慎终如始。
初九
曳[yè]其轮,濡其尾,无咎。
《象》曰:
曳其轮,义无咎也。
【译文】
初九:
拖着车轮,沾湿了车尾,没有灾难。
象说:
拉着车轮,道义上不会有灾难。
【解读】
初九一切皆亨,就忘了居安思危、慎终如始的道理。比如有人立功受奖了,在荣誉面前感到很骄傲。这很可能使你停滞不前,甚至是退步。所以在荣誉面前一定要更加谨慎,从严要求自己。可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,历史上更多的人是无法逃脱在巨大的成就面前人格变态的命运。
六二
妇丧其髴[fú],勿逐,七日得。
《象》曰:
七日得,以中道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二:
妇人丢失了首饰,不用寻找,七天后就会失而复得。
象说:
七日后便会失而复得,是因为六二爻能守中庸之道。
【解读】
本有建功立业之志,但处在既济之时,不可妄动,应维护局势的稳定。这样就失去了施展才干的机遇,心里不痛快,好在六二柔顺中正,用极大的毅力来克制自己。以大局为重。危境多机遇,盛世有遗贤。只要六二能坚持中正之道,机遇终将会到来。
九三
高宗伐鬼方,三年克之,小人勿用。
《象》曰:
三年克之,惫也。
【译文】
九三:
商朝的武丁高宗征讨鬼方国,用三年时间将其征服,小人不可用。
象说:
三年才把对方征服,是太疲惫了。
【解读】
战斗艰苦卓绝,胜利来之不易。创业难守成更难,胜利之后,在既济的形势下管理国事也不容易,要面临一个新问题:怎样对待小人?战乱之时,小人也能顺势立功。但小人焦躁激进,若任用小人管理国家,必致危乱。此时,对待小人宁可给以重赏,不可给以重用。
六四
繻(xū)有衣袽[rú],终日戒。
《象》曰:
终日戒,有所疑也。
【译文】
六四:
像用布条缝补衣服一样,整日心怀戒备。
象说:
整日心怀戒备,是因为有所疑虑。
【解读】
既济以内卦为主,至外卦则开始向未济方向转化,六四居外卦之始,将要变化但尚未变化。不过六四有很深的哲学素养,六四居多惧之处,有所疑虑,居安思危,终日戒惧,以防患于未然。表面看来,既济之时各种矛盾均已解决,实际上此时只是旧有矛盾止息了,新的矛盾正在酝酿,所以君子无论是处在事未成之时还是已成之时,都不应有瞬息的懈怠。
九五
东邻杀牛,不如西邻之禴[yuè]祭,实受其福。
《象》曰:
东邻杀牛,不如西邻之时也。实受其福,吉大来也。
【译文】
九五:
东邻杀牛进行祭祀,反而不如西邻的简单祭祀,实在而受到福佑。
象说:
东邻杀牛进行祭祀,不如西邻按时献祭虔诚。实在而受到福佑,所以吉祥会源源不断涌来。
【解读】
事成物盛,此时最易生骄奢之心而失诚敬之意。君王应当“垂裳而治”,做到“无为而无不为”。纣王用杀牛来祭祀先祖与天神,虽然隆重但却没有得到福佑;周朝只用简单的祭品献祭反而得到了福佑,结果周朝灭掉了商王朝而成为天子之国。原因是纣王不按时祭祀,而周朝则按时祭祀有诚信。言外之意是保持现状不要有所变动。
上六
濡其首,厉。
《象》曰:
濡其首厉,何可久也。
【译文】
上六:
浸湿了头,有危险。
象说:
浸湿头的危险,生命怎么会长久呢?
【解读】
完美的极至是缺损的开始。既济卦是最完美的,所以每一爻都含有保持、延迟这种完美的意思。可是到了上六则没有这个意思了。因为万事万物的变化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,人可以延缓完美的早衰,却无法使完美不衰退。上六本质柔弱,有危厉,如果警钟要长鸣、慎终要如始,危机是可以挽救的。
Copyright ©2018 粤ICP备2024195076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