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比挂:
吉。原筮,元永贞,无咎。不宁方来。后夫凶。
tuàn
《彖》曰:
比,吉也,比,辅也,下顺从也。原筮元永贞,无咎,以刚中也。不宁方来,上下应也。后夫凶,其道穷也。
《象》曰:
地上有水,比;先王以建万国,亲诸侯。
【译文】
《比》挂:
亲密比辅则吉祥,初次占问大亨通长久坚持正固则无害;不获安宁的邦国前来朝拜,迟来的有凶险。
《彖》说:
《比》卦是吉祥的,《比》,指辅佐,指臣子顺从君主。“原篮元,永贞无咎”,是因为君主刚健中正;“不宁方来”,是因为君臣能彼此响应;“后夫凶”,这是说后到者将无路可走了。
《象》说:
地上有水,这就是《比》卦的象征。先王取法《比》卦建立众国,亲近诸侯。
【比挂导读】
卦象:下坤上坎,为水贴地面流之象。卦德:下卦为坤为顺,上卦为坎为险。
全卦讲述人际关系的上下左右之间“亲密比辅”的道理。
初六
有孚比之,无咎。有孚盈缶,终来有他,吉。
《象》曰:
比之初六,有它吉也。
【译文】
初六:
用诚信结交朋友不会有灾难。有诚信就好比美酒满缸,诚信会吸引更多的人来与你交往,吉祥。
象说:
处在最下层的初六广交朋友,会得到意外的吉祥。
【解读】
初六处于比卦的最下层,严格来讲他还不能辅佐谁,只能广泛结交一些朋友,由于他的这些朋友与他一样,都能一心辅佐九五,所以他会得到意外的吉祥。这里强调了诚信的重要性。从大的角度来说,君王只有讲诚信,就会有更多的邦国部族依附;引申到做人当中,一个人唯有讲诚信,才会使自己的学业和事业更上一层楼。
六二
比之自内,贞吉。
《象》曰:
比之自内,不自失也。
【译文】
六二:
亲善内部人员,坚守正道吉祥。
象说:
亲善内部人员,会使自己不会受到损失。
【解读】
六二能够搞好统治阶级内部的团结,并且坚守正道,一心辅佐九五的君王,所以不会有任何损失。要想成就一番大事业,首先要搞好内部团结,这是稳住自己阵脚的前提条件。六二的客观条件极好,如果主观上不能坚守正道,仍将失去优势。伊尹、吕尚、诸葛亮等名臣都是如此行事,实现了君臣风云际会式的亲比。
六三
比之匪人。
《象》曰:
比之匪人,不亦伤乎?
【译文】
六三:
与盗匪结交。
象说:
与盗匪结交,怎能不受到伤害呢?
【解读】
六三处境很不妙,想亲附而不得其人。初六、六二、六三、六四都想亲附唯一的阳爻九五。其中六二与九五有正应关系,六四与九五有亲比关系,条件都十分有利。初六与九五虽没有正应、亲比关系,但是初六处于初期阶段,不但无咎,甚至可能有吉。最糟糕的就是六三,与九五既无正应和比邻的关系,又没有捷足先登的机会。凶吉仍未定,只有静以待变。
六四
外比之,贞吉。
《象》曰:
外比于贤,以从上也。
【译文】
六四:
结交外面的朋友,守正道则吉祥。
象说:
结交外面贤明的人,是为了一起顺从九五君王。
【解读】
六四位于君王之侧,得君王的信任,又以阴居于偶位,他能够与下面的贤臣交往,并共同辅佐九五君王,所以吉祥。在搞好内部团结的基础之上,也应善于联合外部的力量,这是“比”的范围的进一步扩大,但这里最关键的是,要选择那些有贞德且贤明的联合力量,否则,一旦引入奸小人士或行为不端的团体,则会对自身有极大的危害。
九五
显比,王用三驱,失前禽。邑[yì]人不诫,吉。
《象》曰:
显比之吉,位正中也。舍逆取顺,失前禽也。邑人不诫,上使中也。
【译文】
九五:
光明正大的交往,君王用三驱之礼狩猎,结果失去前面的禽兽。老百姓不惧怕君王,吉祥。
象说:
光明正大的交往之所以会吉祥,是因为九五保持中正。舍弃叛离,容纳归顺,所以失去前面的禽兽;百姓不惧怕君王,是因为君王以中正治国,平易近人。
【解读】
唯一的阳爻处于君位,群阴都来亲附他,他能刚正无私,不偏不党,称为“显比”。这是完全的吉,不附加条件。比如君王打猎,只从三面设围驱赶猎物,在前面却网开一面,任凭禽兽逃跑。王者对于亲附于己的民众也应是这样,来者不拒,去者不追。如九五以下的四阴都愿意顺从亲附,则来者不拒,一概收容;只有上六违逆,以阴乘阳,不愿归依,去者不追。比如曹操就勉强做到了这一点,当暂时依附他的关公离去时,他总是想追回。最后终于网开一面,放了关公。
上六
比之无首,凶。
《象》曰:
比之无首,无所终也。
【译文】
上六:
结交不到首领,凶。
象说:
结交不到首领,不会有善终。
【解读】
上六位高而自傲,开始时不愿与九五亲比,迟疑观望没有诚意,直到大家都纷纷亲附于九五,上六孤立无援才被动地求比,但为时已晚,错过了时机。上六好比殷商的外围势力,纣王被灭后,外围势力还没有消灭,这些人自然会认为自己的身份要比武王高贵,所以不会来辅佐武王的。而这些人的凶险来自于周公的东征。武王去世后,周公称王,消灭了五十多个诸侯国,清除了纣王朝的外围势力,使西周实现了真正的大统一。
Copyright ©2018 粤ICP备2024195076号-3